唐无安

女巫站在世界中央,说天亮了。

我流百合的攻都偏颓废气,理科或者医科,淡定又暗流汹涌,是一早倚在门框上老阿姨式半瘫,是黑框金架的掐丝眼镜,是眼底下经年不褪的黑眼圈,是开俩扣子不太笔挺的棉布白衬衫和黑色牛仔裤,是强行踩成鞋拖的白色小皮鞋,露着脚后跟和半截带疤的脚腕,咬着烟还没点,含含混混地问小姑娘中午几点回来吃什么(咦这么一看居然有点人妻),做饭意料之外好吃,衣品意料之外很差,像早年间死了老婆似的。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