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落花无言

白衣年代

非常突发的大纲段子流
高中同桌AU

老叶小蓝同桌,老叶属于偶发性不学多发性第一的学神类型,高三东西多,叶修有的时候收拾不过来就比较不修边幅,东西也经常乱。而小蓝就是非常一本正经乖巧可爱的小学霸,书一摞一摞的按科目排好,一上课就能掏出全部资料。老叶就是一节课一本书,没资料就去蹭蓝蓝的。小蓝看不下去老叶整天活的呲毛扽森【方言,不规整利落的意思】,就自愿给大魔王收拾东西【其实一开始是被迫,为了换取数理化习题答案和解析,后来自己习惯了】,老叶就开始喊小蓝叫小保姆,蓝河豹怒,后来改成了小蓝。
然后一节突发的生物课,老叶找不到书【虽然不突发他也找不到书】,就去蹭蓝蓝的,小蓝很乖巧地听讲然后在那儿翻书,老师说翻第五章就翻第五章,老叶听着不对劲,学神光芒就是即使没书光靠想也比你翻书快,就跟小蓝说这不是第五章吧这第三章的东西啊?小蓝固执己见地怼回去:老师说的第五章!【倒不是就那么乖,是习惯性找机会怼老叶】结果第五章翻完没找着图,老师在上面懵懵地:哦,第三章啊。
老叶马上翘尾巴:我说什么来着?哥说第三章就第三章,小蓝你这个基本素养不行哦(´-ω-`)
然后蓝河河就恼羞成怒,一气之下开始往后拽书:不给你看了!
老叶秒怂:别别别!小蓝你看我们这个感情,不要动不动就收书balabala
后位的老魏和锐锐:不是很懂你们脱团狗(눈_눈)

【原创百合段子】盈盈月明

那双修长漂亮的手牵着她往里走,在梳妆台前坐下的时候还替她理好了裙摆。面前的镜子映出一张莹润又柔软的脸,化妆室慕斯奶油般的灯光照的她愈发精致动人,肌肤之上像淌着潋滟生光的水波。发丝被往后挽,露出耳垂上小巧的钻钉,好看是好看,但却不衬她。江笙是良玉,触手生温的那种。君月穹爱极她这点。她拉开抽屉往里摸,拾出一个月白色的匣子,含笑挑着眉,示意江笙去开它。江笙依言打开,呼吸微微一滞。
安静躺在绸子上的,是一对珍珠耳坠。嵌在耳垂部位是一对交颈的天鹅,下面连着银色的细碎流苏,末端是近乎完美的呈现水滴状的,光泽、形状、大小几乎全都无可挑剔的两颗莹莹的珍珠。
“今年的情人节礼物。”君月穹挽了笑靥,贴近她的外耳道低声“你若是想要,便答应了我吧。”

向往像只黑色天鹅一样,仰着颈子。

【阴阳师】我们那个寮

取材于LO主刚刚起步的寮业,CP自由心证,给带大全家的藻哥哥和前期拖我进步的雪女小姐姐打call(⁄ ⁄•⁄ω⁄•⁄ ⁄)


玉藻前刚刚浮现在结界里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压低声音的惊叫,深更半夜阿妈的眼睛亮的像电线,脸上差点涕泗横流,如果不是怕吵醒邻居怕是要现场表演大哭大闹原地豹炸。大妖十分淡定的挥挥折扇算是打招呼,然后看到自己背后出来了荒。
阿妈当场捂着心口厥了过去。
这直接导致被两米男模挡得死死的以津真天根本就没有看到清醒的阿妈就已经入住了。
雪女十分淡定的安顿好新来的式神,又把阿妈拖回房间,从结界点了几个红蛋白蛋挨个分好。玉藻前从这一路溜达过来瞅了几眼,这个寮先不说非不非,穷是肯定穷的底儿掉。而且雪女看他的眼神好似期末考看见小抄,甚至还流露出一个难以言喻的河鳝笑容,虽然那姑娘冷艳的一张小脸,笑起来好似红叶和小小黑笑声加起来那般令人窒息。姑姑崽崽地府骨科,转了一圈通通没有。仓库里除了一星二星几乎没啥东西,雪女现从头上拆了两块三星针女,递到他手里的动作看着几乎像托孤,力道不容拒绝:“大舅,以后咱们这个寮,就拜托你了。”
……接下了养孩子的重任呢,玉藻前大人。
这寮的阿妈是一个纯粹的小萌新,刚刚踏入平安京大坑不足一个月,斗志也并不算很旺盛,肝功能活蹦乱跳。这就导致御魂库里啥都没有,觉醒材料连只R卡的都凑不齐,主力雪女三尾草爹还有红叶,打火机还穿着原皮那身小红衣。SR到也有几个,书翁小白小小白,哪个看起来都不是适合新手的式神。荒翻了一下式神录发现没有一目连就露出一副咸鱼般的表情,更何况他一个单攻前期的确拉的困难,玉藻前在扇面背后悠悠地叹口气,决定接过还没来到寮里的姑获鸟的重任,开始养孩子。

【唐毒百合】惑还是祸

青梅青梅/狗血无脑/怂逼耙耳朵浩气炮
x凶残脑回路清奇恶人毒

“醒啦?”曲卿绮袅袅婷婷地从外面溜达进来,笑得那叫一个温柔似水人畜无害。唐无淖浑身上下一个激灵,怂得屁都不敢说立马闭眼装死,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和曲卿绮的锦绣被面相亲相爱,气的正主立马掏出搞基蛇就扔进了唐门小姐姐怀里。

唐门小姐姐吓得滚下床瑟瑟发抖。

曲卿绮恨不得抬起脚踹死眼前这个二傻子。不对,朔雪套一没裤子二没鞋,待老娘回去换个南皇七尺【并不到】高跟给你个二炮脑袋上开个洞放个蛊进去钻研钻研自己青梅的大脑构造,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如同名字所说,唐无淖一个要身材有身材要技术有技术的朔雪炮是不是真的如名字所言,少了什么重要构造。

——————————tbc?——————————

一时脑洞产物,不知是否有续

毒姐名字谐音曲清奇,炮姐唐无脑

以上,谢阅(。・ω・。)ノ♡

风吹七月

她坐在快餐桌的对面,露出光洁漂亮的额头,马尾扫在左肩,发梢拉过直,爽爽利利的,一点看不出主人为情所困的模样,带一点没心没肺的张扬。七月初的玖姑娘照样模样精致,让人看一眼心底的湖泊就泛出艳羡与爱慕的波光。说她漂亮是轻浮,赞她美丽嫌厚重,所以也只能不轻不重地说好看。至于好看地像颗饱满玲珑的樱桃让人想要捧在手心里,一笑就好像小猫儿露出小尖牙撩你这种感受,只适合藏在那个随着微笑飘过去的温柔的眼神里。

或者说是她敛了眉眼微微撅了嘴,伏在桌子上拱一点点背,眼角眉梢里的落寞难过和蹙起的眉心。

怎么不美的让人心碎。

@风吹七月🌸 给我的小姑娘,她全世界第一可爱(。・ω・。)ノ♡

【唐毒百合】苍雪红颜

大概就是一个小小的摸鱼,后续有无不清楚
10+年龄差/炮姐毒萝/恶人谷孤儿收容院

昆仑在落雪,长风凛冽。曲辰胭从小长在苗疆,自是未经过这样的严寒,近乎本能地往一路抱着她的炮姐怀里瑟缩。唐无卿解了外袍裹着她,曲辰胭隔着唐门弟子劲装上带着的锋锐金属回望,恶人谷的战旗在风雪中猎猎殷红,如阿爹阿娘胸腔里喷出来的血。

那是曲辰胭第一次踏上昆仑恶人谷。

唐无卿把她带回了自己的房里,收拾了几套不甚合身的寒衣把小丫头裹得严严实实。曲辰胭不哭不闹只是安静,眼睛望着不知名的地方。唐无卿有些无措。她自小也是孤儿不甚与谁人交好,曲辰胭又是刚刚失了父母的——唐无卿并不熟识的一位同门师兄和他的五毒妻子,死在狼牙军手里,唐无卿只来得及救下他们的幼女。开始时曲辰胭还晓得抽噎几声,却渐渐越发安静,眼睫一眨一眨,默然不语。

晾着到底不是个办法,唐无卿抱起曲辰胭,静静看着她一双初具雏形的凤眸,平静无波如两潭深色的死水。唐无卿内心几乎绝望,有生之年第一次恨极自己无论如何点不上去的交往技。而曲辰胭垂了眼睫冷静而淡漠,实在不像个刚失了爹娘的小姑娘。

唐无卿默了默,试着把曲辰胭往怀里拥,是一个宠溺而温暖的姿势,没有被拒绝。而后唐无卿想了想,用自己的唇轻轻触上柔软的额。曲辰胭微微缩了一下身体。那两瓣温热转移到侧颊。小毒萝背后紧缩着的蝴蝶骨终于缓缓沉下。她伸出玉藕般的小臂搂住唐无卿,而后埋进她的颈窝,静静地啜泣起来。

星辰陨落


活着有什么意义?

颜泶君的alpah在她身边仰望着天空,眼角微微上挑,瞳色偏浅近褐像一只高傲嘲讽的豹猫,唇色是天生的深酒红色,细细探究起来像是抹过殷红血迹,唇型完美,像两片饱满绽放的玫瑰花瓣,是带一点点侵略性和霸道的妩媚。谢九渊生了副好皮囊,且有着与之相称的既风流不羁又情深如许的性子,不论哪个性别男女通吃。她会对她流露出一点点诱惑式的媚态,但她的alpha从来和臣服等词汇扯不上半点关系。

人类是在自取灭亡。
他们在开发新星系的同时也是在给自己建造新的坟场。 没有人能够阻止。

人类的劣根性永远比勇气和理智来得根深蒂固。
这才是人类永不磨灭的精神所在。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贪念是不会停止的原罪。
人类永远不会停止自掘坟墓。

alpha修长冰冷的手指抓住了她的手腕,颜泶君反手握住了谢九渊的手。十指交握。

我数百次计算过人类的未来。 但我无法得出结论。

我不会犯错。所以人类没有未来。 人类只会自取灭亡。就算在奔向悬崖的路上会被智者的血迹阻挡也只会稍稍驻足。 人类何其愚蠢。能源会殆尽。人类会毁灭。宇宙会归于平静。而后再度开始。 这是人类生而背负的罪孽。是永无出口的、极端黑暗的不灭轮回。 而我们,是这悲惨轮回中最渺小的棋子。

是的。
或许人类没有未来。 但我们会有。
我和你,仍然存在着结局光明的可能。

颜泶君的双手被冷汗浸透。无论她有多么了解和亲近她的Alpha,这一刻仍被摧枯拉朽式的高傲绝望所带来的臣服欲和恐惧淹没。

她转头望向她的Alpha,谢九渊感知到她温和的畏缩,疲惫地微笑起来。扬眉出鞘的锋芒无声无息地隐没入唇角,她俯身吻上Omega的眉心,如斯温柔。

那是谢九渊给颜泶君的最后一个吻。轻如羽翼,而情深如千年雪融。

【叶蓝/君绝荣耀PARO】夜深雪重灯尚明

一到荣耀PARO就完全搞不了时间轴,无法拿捏T^T/一坨bug,凑合看/私设蓝家三姐妹【划掉】三兄弟,最软最可爱的幺弟被大魔王拐走惹/有一句话刘卢

「问君此情缘何许,夜深雪重灯尚明」

窗檐上雪积得重了,扑簌簌地落下来,剥啄有声。绝色恍惚间一惊,才发觉自己竟是伏在案上睡着了,胳膊底下还压着工会的资料,案前灯还点着,莹莹如豆,一片暖色。绝色抬眼望望,无怪困的不住,夜深了。

君莫笑还没回来。

雪从傍晚就开始下了,院里积得不薄一层,绝色起身披了衣提灯开门,远远望了两眼,远山渺茫,尚无离人归家的踪迹。绝色把灯挂到檐下去,在一片暗沉的夜色中格外显眼。他若是回来了远远看见灯就该知道有人在等着了。又回身去屋里拎了扫帚,扫开院子里的积雪,堆在角里。说不定明天包子入侵便会兴致勃勃地堆雪人打雪仗又扬得一片一片,那便不归自己管了,留给他老大操心吧。

说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跟兴欣这群奇葩打成一片了呢......或者说,什么时候,同君莫笑,有了别样的情愫了呢。

起初自己只是蓝溪阁里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剑客而已。目标是大哥蓝桥春雪,次级目标是二哥蓝河。每天好好练剑天天向上偶尔和蓝溪阁中唯一一个比自己小的流云出去偷会小懒还有可能看见隔壁那个中草堂的剑客来撩自家的未【正】来【太】。直到有一天蓝河带着多少有些异样的表情来找他,唤了一声阿弟便停滞在那里。绝色尚且懵懂着迈过蓝溪阁正堂的门槛,就看见自己沉着脸的大哥,和一个一身花花绿绿劲装脑后一个半长小辫还背着把银伞的人对峙。那人转了身,俊朗带点胡茬的脸撇开一边嘴角笑着:“既然你两个哥哥都不能跟我走,那就只有你了啊,小绝色?”

带着薄茧纤长漂亮几乎觉得与本人格格不入的手落到少年人柔软的发旋上揉了揉:“放心吧,欺负不了你。”

开始时不抵触是不太可能的。每每憋屈着不愿给他好脸色对那人慵懒的挪揄更是愤愤然。可到了后来却渐渐心软起来,知晓那人褪去了耀世的荣光,却始终坚持着不负的初心。于是看着他一日日操劳疲惫,终于也是不忍。所以悄悄地在他伏案睡去的时候抽出资料帮他批阅了,估量了一下委实是挪不动他,只能抱了被盖上又仔仔细细掖了被角。 至于第二天被某个性格恶劣的人嘲讽了自己的软糯好心又气的愤愤然这种丢人的事情——不说也罢。

可那人低笑着俯首望着他,眼里温热如春日的千波湖。

该怎么说情情爱爱红尘事,不过囿于眼底眉间方寸的低回婉转。怪他那一刻受了某人印在眉心的一个吻,便恋上了散人的风华绝代戏谑放肆。

许是命该如此。

檐下风铃叮当,替君莫笑唤一声绝色。远山有银色光华流转,是属于千机伞的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绝色望着那一抹几乎隐入苍茫夜色里的锋芒,抿唇轻笑。

是君归。

【多CP短甜暖段子】张嘴吃糖!

【叶蓝】

七夕早放假,特地去超市选了他喜欢吃的菜,想了想又给他的烟换了个更贵的牌子。
在回家路上想起早晨出门前那人仗着三厘米身高差把人揉进怀里给了一个带点烟草味道的温柔绵长的吻,在耳边轻轻说了句七夕快乐,以后的七夕也要和哥一起过啊,小蓝。
当时面红耳赤借口上班要迟到落荒而逃,却也在路上偷偷地笑了出来。
从第十区的讨价还价过到今天的同床共枕。
果然还是很爱他啊。那回家就还他一个吻好了。 ——————气氛转换分界线——————
一开门差点被烟味熏出来发现叶修保持着叼烟盘腿看电脑旁边还放了个泡面桶而且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把烟灰全弹进了键盘缝里的许博远决定选择性遗忘自己刚刚想的事情冲上去就糊了叶修一脸。

【喻黄】

蓝雨第六赛季夺冠后组团出去玩,黄少天兴奋得不要不要的从前一天晚上就high到爆表,结果就是在漫长的长途车程中忍不住上下眼皮打架,最终一脑袋栽到喻文州肩膀上睡死过去。
从喻文州的角度看能看到黄少天毛茸茸的后脑勺和低领T恤遮不住的一小段干净白皙的皮肤。发丝带着清爽干净的薄荷洗发水味道蹭着喻文州,带点细密的微痒的触感。
他不禁低头吻了那个浅褐色的发旋。
———————一秒从深情变逗比————————
喻文州:少天果然还是安静的时候最可爱啊^_^。

【林方】
和方锐谈恋爱,根本就是养祖宗。
没揭开说的时候还挺乖巧可人,就算偶尔露出个小恶魔的尾巴也可以说萌萌哒,一捅破窗户纸立马开始恃宠而骄作天作地,必须好吃好喝伺候着不说,就连长胖了都要怪他,张牙舞爪龇牙咧嘴,简直无法无天。
林敬言看着茶几上摆得乱七八糟的食品纸袋还有几瓶啤酒,再看看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口水横流的方锐,开始深切地怀疑自己的教育【划掉】恋爱方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但他永远忘不了的事是世邀赛结束后,方锐奔波了十个多钟头从苏黎世赶到南京见到他时举着冠军戒指亮晶晶的眼睛。
老林,我爱你。嫁给我吧。
————————一言不合就开车——————
不过,是谁给你的信心觉得不是你嫁啊,方锐大大?

可能还会有韩张周江高乔刘卢双花双鬼等等 看我能不能从咸鱼中挣扎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