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落花无言

【叶蓝/君绝荣耀PARO】夜深雪重灯尚明

一到荣耀PARO就完全搞不了时间轴,无法拿捏T^T/一坨bug,凑合看/私设蓝家三姐妹【划掉】三兄弟,最软最可爱的幺弟被大魔王拐走惹/有一句话刘卢

「问君此情缘何许,夜深雪重灯尚明」

窗檐上雪积得重了,扑簌簌地落下来,剥啄有声。绝色恍惚间一惊,才发觉自己竟是伏在案上睡着了,胳膊底下还压着工会的资料,案前灯还点着,莹莹如豆,一片暖色。绝色抬眼望望,无怪困的不住,夜深了。

君莫笑还没回来。

雪从傍晚就开始下了,院里积得不薄一层,绝色起身披了衣提灯开门,远远望了两眼,远山渺茫,尚无离人归家的踪迹。绝色把灯挂到檐下去,在一片暗沉的夜色中格外显眼。他若是回来了远远看见灯就该知道有人在等着了。又回身去屋里拎了扫帚,扫开院子里的积雪,堆在角里。说不定明天包子入侵便会兴致勃勃地堆雪人打雪仗又扬得一片一片,那便不归自己管了,留给他老大操心吧。

说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跟兴欣这群奇葩打成一片了呢......或者说,什么时候,同君莫笑,有了别样的情愫了呢。

起初自己只是蓝溪阁里一个年纪尚幼的小剑客而已。目标是大哥蓝桥春雪,次级目标是二哥蓝河。每天好好练剑天天向上偶尔和蓝溪阁中唯一一个比自己小的流云出去偷会小懒还有可能看见隔壁那个中草堂的剑客来撩自家的未【正】来【太】。直到有一天蓝河带着多少有些异样的表情来找他,唤了一声阿弟便停滞在那里。绝色尚且懵懂着迈过蓝溪阁正堂的门槛,就看见自己沉着脸的大哥,和一个一身花花绿绿劲装脑后一个半长小辫还背着把银伞的人对峙。那人转了身,俊朗带点胡茬的脸撇开一边嘴角笑着:“既然你两个哥哥都不能跟我走,那就只有你了啊,小绝色?”

带着薄茧纤长漂亮几乎觉得与本人格格不入的手落到少年人柔软的发旋上揉了揉:“放心吧,欺负不了你。”

开始时不抵触是不太可能的。每每憋屈着不愿给他好脸色对那人慵懒的挪揄更是愤愤然。可到了后来却渐渐心软起来,知晓那人褪去了耀世的荣光,却始终坚持着不负的初心。于是看着他一日日操劳疲惫,终于也是不忍。所以悄悄地在他伏案睡去的时候抽出资料帮他批阅了,估量了一下委实是挪不动他,只能抱了被盖上又仔仔细细掖了被角。 至于第二天被某个性格恶劣的人嘲讽了自己的软糯好心又气的愤愤然这种丢人的事情——不说也罢。

可那人低笑着俯首望着他,眼里温热如春日的千波湖。

该怎么说情情爱爱红尘事,不过囿于眼底眉间方寸的低回婉转。怪他那一刻受了某人印在眉心的一个吻,便恋上了散人的风华绝代戏谑放肆。

许是命该如此。

檐下风铃叮当,替君莫笑唤一声绝色。远山有银色光华流转,是属于千机伞的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绝色望着那一抹几乎隐入苍茫夜色里的锋芒,抿唇轻笑。

是君归。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