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女巫站在世界中央,说天亮了。

烟花三月

其实许靖宁才是最讨喜的,又风流俊俏又眉眼温柔,又会折花又会饮酒,眉梢垂着点与人说笑,出门时跟在身后修长手指帮替撩开绣花的帘子,就是在眼前抹开十里春色的江南盛景。这样容貌性子都出色的一个人,却孑然一身,也不由得沿街的姑娘们眉眼绵软地递了秋波去。

可是本人似乎也并没什么介意,照样无谓地日日在临仙阁能望见江流的桌子上施施然斟上一杯酒,点上一碟绿茶酥一碟桂花糕,待凤扬眉来了就再叫上盘松鼠桂鱼,一边听友人名为喋喋抱怨实为暗秀恩爱,隐蔽地翻个白眼。或者谢九渊也跟来,就谈谈世事叙叙江湖,才像是名门弟子风流游侠。食罢也不跟着熠熠发光,折扇一合自去江上租条游船,听船娘咿咿呀呀唱了红尘杨柳色,看冥冥天穹上月明胡雁过。也少不了人赞一句翩翩好少年,也就抱剑颔首一笑。这般逍遥自在,孤身一人也并不搁在心上。

但谁会觉得她要孤单一辈子呢。指不定那一日或是酒楼独酌或是街市行走,或是抬眼或是回眸,便有人直直撞入眼。是红妆妩媚的风尘妓子,还是深闺养出的碧玉千金,都随她去——总归她看上的姑娘,定是好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