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女巫站在世界中央,说天亮了。

【武云】荔枝春

武当谢清宣×云梦江若筠/青梅竹马/幼儿甜饼向

江若筠却只对她们笑了一笑,似乎有些局促地谢绝了:“以后有的是日子逛,着什么急?你们去罢,我去沐浴。”

换了身新的千铃套,便往金陵秦淮河边上去了。

河岸边上立着个长身玉立的道长,着了一身细致的重阳套,却还用了鹤舞的冠勒了长发。

江若筠抿着唇垂着眼笑起来:“宣哥哥。”

谢清宣也微微含着笑意,往前一步:“筠儿。”

谢清宣携了江若筠的手,一边低了眉望着江若筠眼底两抹朱砂痕慢慢说着过往离思往金陵繁华街巷里去,江若筠眼底欢喜都要溢出来,望着谢清宣出落得愈发清俊的面庞,悄悄地摩挲着谢清宣颀长手指上御剑聚气印下的薄茧微微皱了眉,颇有些娇气地打断谢清宣开口抱怨:“你们武当练剑这样辛苦的吗?不如回来做个书生算了,你又不是非要去练武——每天是不是都累得要死的?”

谢清宣乍一听几乎要笑出声来,挽了江若筠的柔夷到唇边一印,道:“筠儿怎么是越大越不懂事些了,有你这样说话的?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现在喜欢书生了?自己皮的要命还要我下武当,我若是个书生如何能管住你?”

江若筠羞得不禁,撤手却被谢清宣不轻不重的摁住了,只好毫无威慑力地甩眼刀过去:“谁皮的要死?我看谢清宣你才是要死!你放开我啦!”

谢清宣听了反而更笑出声,挽着江若筠肩膀压到一旁墙边,拂了拂她额前碎发,压低了凑到她面前:“如何能放?我告诉你,被我抓到了,就是一辈子不放的。”

@以太rita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