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女巫站在世界中央,说天亮了。

你知道什么?

对面的萧暮川忽地露出了同平日里全然不同的笑意——楚明胭只见过他那样的笑,那曾是年幼时她最害怕的事情。萧暮川聪明且敏锐,早早便察觉了这会使她恐慌害怕,便收敛了多年,像是从来不曾对这人世间有一丝的恶意。

而他现在像一只藏匿已久的嗜血的凶兽,终于撕开伪装,不紧不慢地露出了许久未动用的獠牙。

萧越弘自然对不起我。他一了百了回了师门,放任母亲留在那个活地狱里,守着半死一样的寡,带着他一时脑热留的两个孽种,还要一日日受着那群小人一日日细碎的折磨到死。

武当又好到哪去?每天祷告着什么福生无量天尊,有的是人早知他们门派里端方有礼不慕荣利的师兄有多么道貌岸然,懦弱自私,九死不可赎其罪!

@以太rita

————————————————写不下去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