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落花无言

【唐毒百合】一盏裙_叁

觉得已经没有人会记得这个坑了......如果想看前文请走TAG一盏裙。
作者是个智障。智障。智障。重要事情说三遍。
早A。一坨bug。语死早。如果没有问题,请戳。
—————————————————————————————
「昔时眉眼」
唐苏伊背起曲辰月的时候小毒萝已经不哭了,只用她那双初具雏形的澄澈凤眼一瞬不眨地瞅着唐苏伊,瞅得一向淡漠的炮萝心头莫名地着慌,几乎忍不住要确认一下自己是出门前戴反了面具还是怎的。小毒萝却不管那么多,一心一意地唤了一路阿伊,嗓音清脆稚软,是苗疆三月的暖风。

那是尚是不知心头悸动为何物的年纪。
她只知苗疆女儿身上有醉人的花香气。

多年后面对破碎山河尝着流离之苦早已不复少女心境的冷艳炮姐在忆起总角初遇时微微地软了棱角。
或许自己还坚持着的缘由,除了家国大义之外也只剩下那个只会对她眉目稚软的蛊娘。
总归是要寻着她的。不然向谁诉这一腔情愫从何而起,又同谁询这一段命缘以何作结,又与谁戏谑一句唐某闯荡江湖几经历练未尝变过面具下颜色,却为何偏偏栽在你一声唤上——莫不是某前世欠你良多,你今生来讨这一桩风月债罢。

后事休论,且叙前尘。苏静姝极喜欢曲辰月,唐家堡到底干的是杀人营生,自家一大一小不必说,机关小猪战斗力都比她高,曲辰月却是从小单修补天又失了父母吃百家饭长大的小萝莉,比起自家姑娘软萌度高到不知哪里去,只觉一颗心都要被软得没了形状:恭喜曲辰月解锁攻略婆婆成就。唐无戚认命退居二线去帮忙寻相熟的五毒【毕竟嫁进唐家堡的毒哥毒姐着实不少】来认认这是谁家小弟子,唐苏伊去逆斩堂点了卯回来,便看见曲辰月规规矩矩地坐在小凳上,翘首盼归的模样,一看见她就展了眉眼,露出个欢悦的笑容。
唐苏伊在面具下的脸,便也不太熟练地弯出了个微微的笑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