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女巫站在世界中央,说天亮了。

【方王段子】微草和打卤面和爱情故事

假如他在国外学会了做饭,本着治疗之神精益求精的原则一路跟松露鹅肝鱼子酱勤勤恳恳地打交道,到头来还是要在某个深夜里怀念起老北京的豆汁焦圈儿和清水涮羊肉,正如他看过各个不同国家的姑娘小哥,还是比较喜欢左眼比右眼大一圈的长相。

那就回来呗,管它中间是不是隔着陆地与海洋。

可能那么多年不复年少时光,也可能彼此那时的热血与梦想都成了海角天涯的黄粱,可毕竟还是当年的治疗之神与魔术师,是初出茅庐崭露锋芒的小队长和即便钻着牛角尖也还是要勤勤恳恳的副队,一起拿过两冠也一起尝过失望,一起日复一日地训练还一起蹲着看过北京城两点的月亮,时光之城不接收常驻者,他们之间却有拉的越发绵延的情长。

退役了也没那么多讲究,被吹成禁欲帝王系的微草好爸爸最终也过上皇城根底下安逸的日子,等秋日爽朗的日光撒满了床再慢悠悠穿着大裤衩子趿拉着拖鞋走到厨房,看着他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看见的人悠哉悠哉下面条再加卤,褪了傲娇的锋芒伺候猫主子一样管吃管喝养着自家小队长。光阴在茶余饭后里被拉长,而在白驹之间安然等待王杰希的只有方士谦。

浮生已了,岁月静好。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