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女巫站在世界中央,说天亮了。

【萧楚】明月歌

有bug,有bug,有bug,强行操作掌门年少带孩子,ooc,ooc,ooc,先糖后刀,极限短打无逻辑

不知道是谁教的,萧疏寒那个几个徒弟居然会在他不在跟前的时候像几个微微发红的糯米团子一般骨碌到楚遗风跟前,抬着几张不谙世事的白嫩小脸,甜甜软软地喊他师娘。

楚遗风虽然惊诧赧然,却是个跳脱性子,便蹲下身问他们为何这般唤人,甚至还故意板脸“你们师父是怎么教的,看见前辈这般称呼,如此无礼”云云。这下平素最直截了当的蔡居诚同最放肆大胆的宋居亦都被哄住了,面前好看俊朗的华山大哥哥脸上突然没了笑意,板着脸超严肃的,也不由得小徒弟害怕,撅着个嘴就要哼哼唧唧地哭起来。

鲜明对比的是他们年少成名的师父一张清冷寡淡的美人模样,从房间里踱出来的时候面上还带着未曾收回的笑意,同时讶异地发现自己的好友已经把自己几个徒弟都快惹哭了,小糯米团子们一个接一个骨碌过来抱腿,萧疏寒突然觉得自己怕不是养了几只竹熊。

而楚遗风在稍远处站起身来,随手折了根草叶叼在嘴里,施施然溜达过来迷之慈爱地挨个揉了脑袋,又朝着小崽子亲师父挑挑眉头。

那时二者把臂同游的江湖盛名,如今也可依稀寻得些许。历经风霜的老妪絮絮着彼时清风明月,萧疏寒与楚遗风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一个清冷持重,一个潇洒跳脱,都是自家门派一等一的年少才俊。花间对酌,琴箫相和,行侠仗义,万里山河。看着不甚相似的二人,却是情意真挚的挚友甚至知己。那是不记得何时的月夜,花下的对饮,楚遗风神采飞扬地指点江山,萧疏寒唇边含着笑意自斟。春日的风声疏狂烈烈,吹在身上却是暖的。像是华山龙渊里出的少侠,心头热血温煦,疏寒又能如何。

或许大道忘情,最终的好处就是岁月风蚀而过,故人眉间的月色仍如昨夜星辰昨夜风,不可触及而念念不忘。往事不可追,故人不再回。留在人间的只好妄谈大道忘情,却再碰不得太上感应。

萧疏寒自回梦中醒来,披衣而起。庭下月色朗朗,不知今夕何夕。

却正是明月山庄疑案第二十年。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