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女巫站在世界中央,说天亮了。

私以为好看的红指甲不太像美甲店里做的那样一层一层,妥帖匀称地渲染到稳重与不可破坏。怎么会有端着的红色呢,好像不受约束而安静自敛在一定空间内的火焰。红指甲是锋利的,尖锐的,易碎的。覆在女人的指尖上,磕去了最顶端的一层,露出珍珠光泽的内里。是住在江南水乡的身材颀长的北方女人,手较南方葱指纤长而骨节分明。她没丈夫,家中却有像女儿般的两个幼妹,每日要早出晚归兼着柴米油盐,执手剁菜的动作轻捷,葱绿与蔻丹相映成趣。她用这样的手做着针线,五指压着蓝布,上面开出红艳的花来。不常想起的从前已经快要忘却,她仅仅记着那一盏江南的灯下摸出那些精致而锋利的小东西,轻轻对铁匠说熔了罢,给我打个剪刀,我以后就用这些个东西去给闺女挣一口饭吃。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