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女巫站在世界中央,说天亮了。

沉梦者

怎么说呢,她那样喜欢并几乎沉迷于自己的梦。
梦里她跪坐在蓝绿色的小船上,顺着青白的河流而下。四周长满仿佛从天上垂下的绿藤蔓,比自然界的颜色更深更像油画。她在一片铺天盖地的抑郁症的蓝绿色中,心怀愉悦地向上抬头,望向并不存在的天空。在与现实分界的空间里,她拥有虽然虚浮但完全绝对的温暖和安全。这和当时赵君谦站在她身后的感觉有些微相似。那个少年虽然看不出来,却有着能够维持她身边环境稳定的温柔和强大。他在背后的温热吐息,足够让她脚底的大地变得安全。到此为止她才惊觉自己居然心怀如此大的恐惧,好像四只爪子通通悬空的幼猫。而他伸出手,拢住细嫩的四肢和瑟缩的身体,将她放置于怀中。

但她的梦境中不存在温柔的少年,他像沉水,会将她在云端上轻飘的幻想拖回现实。那是她自己的秘密花园,在其中安然地享受着孤独的狂欢。在被拖于更深邃的梦境之前,她解开在现实中并不存在的厚密的漆黑长发,沉进无边无际的美丽溪水中,看着它们像水母的触手一样欢欢喜喜地飘散开来。船顺流而下,驶入更昏暗的眠境。

她一开始还会在清醒后感到奇妙的恐惧,基于对现实生活并不需要存在的无端热爱。但很快热爱就会像火焰烧尽般消散,剩余下小时候感冒冲剂喝完后滞留在杯底的那些甜中带苦还发涩的半溶颗粒般的灰烬。带着饮之恶心弃之可惜的讨厌。母亲会再倒一点热水晃匀劝她再喝一口,而那之后的底子则会宽容她去厨房扭开水龙头冲净。小小的女孩一边洗手一边眺望窗外,日影在隔壁楼房上上下下的移动。她可能在那个时候起就与同龄人格格不入。

仿佛感知到主人对梦境的默许乃至纵容,蓝绿色的小船开始肆无忌惮地带她去更深远的所在。梦境的诱惑与现实的冷硬同时夹击着她,这让并不存在的长发的触手不顾一切地抓紧了她。船只与藤蔓越来越怪诞与可怕。直到某天清晨她恍惚醒来,回忆起刚刚在梦境中拖起一个溺水者的身体,翻过身来竟是自己泡到惨白的面孔时,心中无端而起的喜悦与兴奋,终于与梦境中的感触完全重合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