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女巫站在世界中央,说天亮了。

【普权】流云凌霄九万重

人间道子后飞升仙人普通x下凡历劫九重天上天帝权御
真·xjb胡写,大概有生之年复健不了了

再无人知九千年前白衣道子半挽发髻风流恣睢浪荡过大半个红尘世间,最终却败给那个一见便误终身的魂灵。

彼时他牵着紫发碧眸的幼童走过凡人灯花夜里的熙攘集市,身负长剑潇潇洒洒地踏过十里长街,身后晕染开琴剑诗酒与如画江山。那是与九重天上冰冷寂寞的琼楼玉宇截然不同的人间烟火气,而普通终其一生将它凝成了一点朱砂痣,点在了稚龄天帝过于出尘的眼中眉间。

而九千年后,单凭一柄灵剑杀上归一殿,引万神兵戈相向的普通,也仅仅是望着天帝眉间那一抹似曾相识的朱砂微微一笑。

他开口,似是还在人间风流俊朗的道长,对着的仍是自己最心爱的情人。

他道:“我的阿权,分明最喜欢红衣。”

莞尔又道:“算了,着白衣也是好看的。况与我也相衬。”

言讫,普通还剑入鞘,双眼望着独自一人站在至高无上的楼阁中的天帝,含着唇边那丝笑意,反身向宽广无边的天河之中跳了下去。

就在道子的身躯完全化为天河中点点星芒时,天帝千百年未变过神情的面容上,两行泪痕潸然而下。他的唇抿紧了些,无意识地呢喃出那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

他不会再回来了。

“你也没必要再寻下去了。”九九提起白玉壶,斟满酒盏,“你师兄在万年之前便已形神俱散了。”

诗人端起酒盏把玩,酒液在杯盏中游走。九重天上泠泠的清光,把所有器物都染上冷玉般的光芒。这里的确过于寂灭与冰冷,正如无数天条天律压制下的天庭。

诗人把杯中的酒喝干。

“这并不是一个好故事。”他沉静地说。九九望着他的眼睛,默然颔首。

诗人把玉盏放回到桌面上,磕一声轻响。他起身对九九一揖,墨绸上的白鹤翎羽明亮。

他转身离去,唱着星空三千丈的歌谣。

而独自留在冷光里的九九斟满诗人的酒盏,就此饮尽了浮生的一场大梦。

————————————————————
因为纯粹是瞎扯,我担心有些姑娘会看不懂所以再逼逼两句。
权御是从小在天庭长大,灵气孵化,无父无母,生来就是天帝。后来下凡渡劫失败了,没有逃过情劫,普通给他的道心上留下了痕迹,权御从此懂了感情,然后被天规软禁在九重天上,一点一点磨灭感情。普通跳下天河实际上是把自己的修为补给权御助他冲破了天规的封印,但是普通从身到魂都已经完全消散了。
九九相当于权御的师弟,是一个背锅的可怜崽子,权御打破封印以后就离开了,带着从天河里捞出的普通的佩剑去了人间。
诗人相当于普通的师弟,也是飞升仙人,飞升仙人都很流批的,诗人发现天庭太过冰冷师兄也没了以后就跳出六界以外去享受生活了。
九九很向往像诗人这样无所谓同时也无所顾忌的人生(仙生?)所以对诗人有仰慕和向往之情。
以上……累死了( ノД`),再有bug也不管了。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