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女巫站在世界中央,说天亮了。

【阴阳师】我们那个寮

取材于LO主刚刚起步的寮业,CP自由心证,给带大全家的藻哥哥和前期拖我进步的雪女小姐姐打call(⁄ ⁄•⁄ω⁄•⁄ ⁄)


玉藻前刚刚浮现在结界里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压低声音的惊叫,深更半夜阿妈的眼睛亮的像电线,脸上差点涕泗横流,如果不是怕吵醒邻居怕是要现场表演大哭大闹原地豹炸。大妖十分淡定的挥挥折扇算是打招呼,然后看到自己背后出来了荒。
阿妈当场捂着心口厥了过去。
这直接导致被两米男模挡得死死的以津真天根本就没有看到清醒的阿妈就已经入住了。
雪女十分淡定的安顿好新来的式神,又把阿妈拖回房间,从结界点了几个红蛋白蛋挨个分好。玉藻前从这一路溜达过来瞅了几眼,这个寮先不说非不非,穷是肯定穷的底儿掉。而且雪女看他的眼神好似期末考看见小抄,甚至还流露出一个难以言喻的河鳝笑容,虽然那姑娘冷艳的一张小脸,笑起来好似红叶和小小黑笑声加起来那般令人窒息。姑姑崽崽地府骨科,转了一圈通通没有。仓库里除了一星二星几乎没啥东西,雪女现从头上拆了两块三星针女,递到他手里的动作看着几乎像托孤,力道不容拒绝:“大舅,以后咱们这个寮,就拜托你了。”
……接下了养孩子的重任呢,玉藻前大人。
这寮的阿妈是一个纯粹的小萌新,刚刚踏入平安京大坑不足一个月,斗志也并不算很旺盛,肝功能活蹦乱跳。这就导致御魂库里啥都没有,觉醒材料连只R卡的都凑不齐,主力雪女三尾草爹还有红叶,打火机还穿着原皮那身小红衣。SR到也有几个,书翁小白小小白,哪个看起来都不是适合新手的式神。荒翻了一下式神录发现没有一目连就露出一副咸鱼般的表情,更何况他一个单攻前期的确拉的困难,玉藻前在扇面背后悠悠地叹口气,决定接过还没来到寮里的姑获鸟的重任,开始养孩子。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