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无安

落花无言

【唐毒百合】苍雪红颜

大概就是一个小小的摸鱼,后续有无不清楚
10+年龄差/炮姐毒萝/恶人谷孤儿收容院

昆仑在落雪,长风凛冽。曲辰胭从小长在苗疆,自是未经过这样的严寒,近乎本能地往一路抱着她的炮姐怀里瑟缩。唐无卿解了外袍裹着她,曲辰胭隔着唐门弟子劲装上带着的锋锐金属回望,恶人谷的战旗在风雪中猎猎殷红,如阿爹阿娘胸腔里喷出来的血。

那是曲辰胭第一次踏上昆仑恶人谷。

唐无卿把她带回了自己的房里,收拾了几套不甚合身的寒衣把小丫头裹得严严实实。曲辰胭不哭不闹只是安静,眼睛望着不知名的地方。唐无卿有些无措。她自小也是孤儿不甚与谁人交好,曲辰胭又是刚刚失了父母的——唐无卿并不熟识的一位同门师兄和他的五毒妻子,死在狼牙军手里,唐无卿只来得及救下他们的幼女。开始时曲辰胭还晓得抽噎几声,却渐渐越发安静,眼睫一眨一眨,默然不语。

晾着到底不是个办法,唐无卿抱起曲辰胭,静静看着她一双初具雏形的凤眸,平静无波如两潭深色的死水。唐无卿内心几乎绝望,有生之年第一次恨极自己无论如何点不上去的交往技。而曲辰胭垂了眼睫冷静而淡漠,实在不像个刚失了爹娘的小姑娘。

唐无卿默了默,试着把曲辰胭往怀里拥,是一个宠溺而温暖的姿势,没有被拒绝。而后唐无卿想了想,用自己的唇轻轻触上柔软的额。曲辰胭微微缩了一下身体。那两瓣温热转移到侧颊。小毒萝背后紧缩着的蝴蝶骨终于缓缓沉下。她伸出玉藕般的小臂搂住唐无卿,而后埋进她的颈窝,静静地啜泣起来。

评论

热度(8)